民力网

十子女家庭舆论背后:强制计生制造自杀性生育氛围

时间:2015-02-07 19:00来源:民力网minli.org 作者:南山 点击:

2014-2015年有两个十子女家庭出现在新闻上,查看新闻文字剪裁暴露的媒体记者负面描述倾向,纵览各网站新闻评论以及论坛上的舆论,多数网友都持负面意见,很少意识到强制计生的罪恶,以及高生育率家庭对社会的贡献,显示这三十多年来,强制计生已经制造了可怕的自杀性生育舆论氛围。

十子女家庭舆论背后:强制计生制造自杀性生育氛围

民力网minli.org在此处记录这两个高生育家庭案例,并做简短评论。

首先,两位数的高生育数量很罕见,没代表性,不少糊涂虫借此论证强制计生必要性,却没意识到这只是极端案例,无视这些年历次人口普查显示的极低总和生育率。

其次,一些强制计生政策洗脑受害者,还在抱怨“越穷越生”,指责放松强制计生降低了人口素质,饱含阶级歧视意味,将生育和贫穷联系起来,以论证生育偏好是落后观念,意识到不到社会多些年轻人口,无论对抱怨者,还是整个社会,都有诸多好处。

再次,查看几个报道新闻原文,记者明显都带有对这两个家庭的负面情绪,文字剪裁过程中,传达的更多是不解甚至鄙夷,显示作者强烈价值先行的写作思路,这也进一步带动针对这两个家庭的负面舆论。记者和多数读者,都缺乏对强制计生政策起码反思,沉浸在计生委三十多年的宣传口号中。(后面几个存档材料,民力网 minli.org小编删去了大量阴暗诱导性质的文字描写。)

最后,这两个高生育率家庭,都是极端贫困,属于社会边缘弱势群体,相当程度游离在现行强制计生体制外,高生育率很大原因是不知道如何避孕,并非生育自觉,他们的儿女抚育成本很低,所以生育行为也就这样多年延续了下来。这样看来,贫穷确实是这两个家庭高生育率的原因,如果他们家庭比较富裕,就会融入主流社会,会受到主流社会中强制计生氛围和制度的全面约束,起码有钱买避孕套了。

居然要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才能享有健康的生育观念,才有高生育的可能,很悲哀

东亚中华文化圈国家都出现了一种趋势,那就是随着国家现代化程度提升,生育率飞速下降,以至于日韩新港台等地区的生育率全部是世界倒数前十里的,中国大陆的生育意愿现在也极其低。边缘人群的极端生育数量,凸显了中国主流社会低生育率现状,这是一种悲哀。

社会有健康、可持续生育理念的标志是,主流社会家庭也有一小部分愿意多生育子女,比如五个或以上,他们愿意接受多子多福概念,愿意承受暂时的繁忙抚育孩子成长,社会也充分尊重、钦佩、羡慕他们。这种生育理念氛围才正常,当下社会大众嫌弃生育的氛围,是被强制计生政策制造的变态生育观。

 

存档1:四川“存钱不如存人”理念父母生养了11个孩子

何洪是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村民,1995年在上海打工时带回一个安徽女人,组建家庭。此后,一个又一个孩子出现在这个家庭。至2012年7月当地政府给何洪妻子安环节育前,两人已生养了11个孩子。

何洪的家位于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一棵大黄角树下,一栋两层青砖楼,门口和屋内都堆满了衣服和杂物,碗筷、粮食、肥料等日用品夹杂其间。何洪说,这些大多都是捡来的废品。一家人每天就在这些废品间倒头睡去,醒来就近随便抓身衣服穿上。

楼房两旁是垮得只剩石墙的偏屋,有的用来养猪,有的用来做饭。晴天,废品伞下的石灶尚能喷出火焰;到了雨天,一家人便只能吃着夹生饭或冷饭,睡觉的屋子也会积水淹脚。生人到访,家中的3条狗叫个不停,两只猫也偶尔“附和”。何洪一边呵斥它们,一边解释:它们也是捡来的。

何洪夫妻就在这个屋子里生养了11个孩子。综合夫妻俩的讲述和家庭户口簿资料,孩子是7女4男,包括2005年出生的一对龙凤胎。最大的是女儿,刚满18岁,已外出打工;最小的也是女儿,不满4岁,抱养给远方亲戚;另外9个孩子如今都在家中生活,有4人在上学。这些孩子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都比同龄人瘦小。

老二何君徽是个男孩,今年17岁,已辍学两年。他会熟络地跟着父亲招呼客人,并不断抛出“反腐”、“找工作”等社会话题避免冷场,谈吐间有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老三何君芸是个女孩,今年16岁,正念初二。她话少,常常躲开热闹,站到远处。她说,自己成绩不好,希望未来能把成绩搞好一点。

老四何君龙是个男孩,今年15岁,因与同学打架刚刚辍学。何洪说,老四出过车祸,脑子摔伤了,脾气不好,也不会与人沟通。他多是陪着一起笑,讲话咬字不清。

其他孩子均未懂事,在田野间追逐打闹,也在废品堆里翻着跟头。

这个家庭的故事可追溯到1995年。在上海打工的何洪把安徽女人张杏子带回家。那一年,何洪30岁,张杏子26岁。有村民反馈,张杏子患有间隙性精神病,是何洪从马路边捡回来的。何洪称妻子患病是真,但并非捡回,而是在打工过程中相识相恋。张杏子自称不知自己患病,只觉得偶尔头痛,她也表示自己与何洪在打工中相识。

没有摆酒,没有领结婚证,两人开始一起生活。1996年,大女儿出生。1998年,老二出生。1999年,老三落地。此后,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多。

何洪解释,之所以生这么多,是想用孩子改变家庭命运。“存钱不如存人,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份希望,只要一个孩子出息了,再带带兄弟姐妹,一家人的命运就改变了,也能为国家多做贡献。”

张杏子则觉得自己完全是被动的,“我们不是刻意要这么多娃儿,只是不懂避孕,怀上后就舍不得打掉,加上我老公是个赤脚医生,每次都自己接生,然后就越来越多了”。

何洪家的户口簿显示,除最后一个孩子外,其他孩子确实都有户口。

何洪说,这些孩子的户口都是临近上学时跑到政府各个部门“求出来的”,“我交不起罚款,但去多了,他们也觉得可怜,就给上了”。

蓬南镇政府一名副镇长则讲述,这些孩子的户口是在前些年一起上的,“当时何洪终于同意老婆安环(节育),我们从以人为本出发,也就帮他办了”。镇政府材料显示,张杏子2012年7月安环节育。何洪家的户口簿登记日期则定格在2013年2月。

 

存档2:苏州外来务工夫妻拾荒养育十个孩子

苏州一家外来务工人员家庭有10个孩子。这些孩子除了生活状况让人堪忧外,大部分都在家不上学,而且无人照看。

父亲姓刘,今年59岁,母亲今年42岁,来自徐州。老刘告诉记者,他和妻子生了10个孩子,最大的女儿已经出嫁,最小的是一对双胞胎妹妹,还在襁褓中。目前,除了大姐出嫁、17岁的二姐上班外,其余8个孩子就蜗居在3间总计不超过20平米的砖房和木板搭制的简易棚内。

老刘说,他每天在外面捡破烂,每月能挣到八九百块钱,除了支付360元房租,其余的勉强能支持一家人温饱。“所有衣服、被子都是好心人送的,房东有时候会给我们送些饭菜,派出所民警去年也给我们送过油和大米。”老刘表示,“根本没钱让孩子们上学”。

平日里,孩子父亲外出捡垃圾,母亲照顾襁褓中的婴儿,其余的几个未成年孩子处于无人照看的状态。曾有人想收养老刘家的几个孩子,但都被夫妻俩谢绝了。

记者采访了苏州计生部门,相关工作人员称,像刘某这种情况,他们很头痛,由于没有强制手段,只好由刘某租住地的社区将情况统计后,反映到刘某户籍所在地,由徐州的有关部门来处理,但刘某一直在到处漂泊,不太好处理。

转发请附链接,支持公益网站:民力网http://www.minli.org
十子女家庭舆论背后:强制计生制造自杀性生育氛围http://www.minli.orghttp://minli.org/z/201502/193.html
本文话题:强制计生 
在管理后台进行一步配置,就可以开始使用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