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力网_人民力量

当前位置: > 人民万岁 >

捍卫人民主权

时间:2016-12-04 12:29来源:民力网minli.org4 作者:本站综合 点击:

中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主权是指国家或政府的最高权力来源于和最终属于人民,即国家或政府的最高权力的“民有”,且这种来源是政府或国家权力的合法化依据或前提。

人民主权意味着国家一切权力来源于人民的授予,要求建立人民掌握主权的政治制度,国家权力尊重和保障人民的权利与自由,人民能自主、平等地参与国家权力的运转和公共政策的形成,人民能够共享经济改革和社会发展的文明成果,人民能对国家权力进行有效地监督和控制,人民是一切国家权力的最终拥有者,国家权力为人民服务,依照人民意思行使,接受人民的监督。

任何权力除了其所有性之外,必定还有一个行使或者操作性的问题,这是权力具有现实有效性的重要要素。人民主权学说强调人民是主权的所有者,如果不认真讨论如何有效行使主权,容易使人民主权无法落实,人民主权理论必须直面并解决政治权力委托代理问题。(参考阅读民力网minli.org文章《让长脑子的爱国政客成为人民代理人》)

特别要注意,国家的人民主权越来越趋于名存实亡,资本主权则寄生于人民主权名义下成为实际的人民命运操控者。那么就有必要在新的技术、经济条件下,进一步发展人民主权理论,帮助人民获得真正掌控自身命运的权力。

 

**人民主权理论发展

人民主权的事实在古代早就有了。如古代的雅典民主共和国、罗马贵族共和国、迦太基贵族共和国的主权就掌握在人民手里,只不过当时的民主共和国的人民仅是奴隶主阶级全体成员,贵族共和国的人民仅是奴隶主阶级中的贵族而已。古代虽有人民主权的事实,却没有人民主权的理论。人民主权的理论是在近代随着新兴的资产者阶级对主权的要求而由洛克、卢梭等人提出来的。

在君主制是世界各国普遍形式的古代和中世纪,虽然不存在完整的主权理论,但是为了满足实际的政治需要,关于主权起源的理论还是很发达的,这种理论就是君权神授论或君权天授论。古代中国的君主自称受命于天,代行天的旨意,是"天子"。欧洲国家的统治者则宣称上帝或者直接或者通过教皇教会把权力授予君主。说某个权力是上帝或者具有人格神性质的天授予的,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不过是表示这个权力在人间已经没有任何来源,它本身在人间已经是一切权力的最终来源。这种理论特别的地方在于,它认为只有君主的权力才是权力系统以外的上帝或者"天"授予的,此外的其他一切权力都不是上帝或者"天"授予的,而是君主授予的。这样,它就论证了君主权力的主权性质,从而为君主制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资产者阶级要想把主权从君主手里拿过来,就必须否定君主主权的理论基础,论证人民主权的合理性。

针对君主主权依以立足的君权神授说,资产者阶级学者首先提出了自然权利说。洛克用自然状态说、天赋人权论和社会契约论来论证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并最终为人民所有。他们提出,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平等、财产等等。为了与君权神授说相对应,人们把自然权利说称为"天赋人权"说即人权天授说。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又提出了社会契约说。他们认为,在自然状态下,由于彼此之间的斗争,人们生来就有的自然权利并不能得到可靠的保障。为了保障人们的生存和幸福,人们便从理性出发,自愿协议,订立契约,建立国家,并服从代表公众意志的政府。由此,人们的自然权利就变成了公民权利,天赋自由就变成了公民自由。建立国家以后,个人的生命、自由和私有财产权并未让渡出去。因此,当人民集合起来时,他们的共同意志在国家中就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体现这种共同意志的权力便是国家的主权。洛克认为,立法权是每个国家中的最高权力。但立法权要受人民的意志和利益的限制。当立法机关违反人们订立社会契约的初衷,侵害人民的利益的时候,人民可以收回授权解散立法机关,而当立法机关及其执行机关暴虐地制定和执行法律的时候,人民享有最终的反抗的权利。

卢梭把这种全体人民的共同意志称为全意志,他认为主权不过是全意志的运用。从这个观点出发,卢梭论证了主权的不受限制性、不可分割性、不可转让性、不能代表性和不可侵犯性,建立起一套比较完整的主权理论。在他那里,因为主权的所有性质都从全体人民的共同意志中引申出来,主权的所有性质都来自于全意志,所以主权属于全体人民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主权不属于个人包括君主在内也就不言自明了。在这种理论体系中,由于主权者实质上是结成国家的全体公民,所以人民主权实质上是公民主权。

“如有任何政府损害这些目的(保障生命,获得自由及追求幸福),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这是人民主权说在资产阶级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中的第一次体现。

当主权掌握在君主手里时,主权同治权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主权者可以同时是最高行政管理者。当主权掌握在全体公民手里时,情况就不同了。除了小国寡民的场合以外,行政管理者只能是公民中的少数人,绝大多数公民只能是被管理者,而不能是管理者。因此,当主权掌握在全体公民手里时,主权同治权是分开的,全体公民掌握主权,而政府掌握治权。政府受主权者的委托,执行主权者的意志,只是主权者的代理人。

在人民主权制度中,因为全体公民只有集合在一起时才是主权者,所以公民只有全体集合时才能够行使主权,行使主权的途径只能是选举自己的代表组成国家权力机关或立法机关,通过立法来实现自己的意志。在这个场合之外,公民只是被管理者,必须服从国家机关的管理。公民全体集合起来选举时,无疑让渡给了代表一定的权力。这就像主人让渡给管家或仆人一定的权力一样,全体公民所让渡出来的只是治权,而不是主权。

由此可见,我们平时所说的"民主"中的"主"指的仅仅是主权。除了与全体公民共同享有主权以外,公民个人没有任何政治权力。当某个公民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权力时,他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国家机关,即全体公民的公仆。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给民主下一个确切的定义了,即民主是全体公民(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掌握国家主权并且仅仅掌握国家主权的政治制度。

 

**人民主权的阶级性质

人民这个概念,最初指的是居民,通常指的是某一领土上的居民的全体。卢梭提出人民主权概念时,他所指的人民实际上是公民,即享有一定权利并承担相应义务的人的集合体。到了毛泽东那里,则把人民规定为随国家不同和各国历史时期不同而变化的政治概念。无论是上述哪种意义上的人民,自阶级社会以来,其内部都是存在着不同的阶级的。因此,我们不能不用阶级的观点来认识人民主权。

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为维护自己的阶级利益而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工具,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国家权力系统实际上掌握在人民中的统治阶级手里,执行的是统治阶级的意志。因此,实际主权者与人民的关系在不同的国家中和各个国家不同的历史时期中就呈现出不同的情况。

在古代的城邦民主共和国,除了奴隶以外,整个城市公社的成员都是人民即公民,人民的范围与统治阶级的范围大体一致,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主权与统治阶级主权是合二为一的,并不存在名义主权者与实际主权者之间的分离。

到近代资产者阶级提出人民主权的时候,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这时社会分裂为资产者和无产者两大对立的阶级,这两大阶级都拥有公民权利。由于无产者阶级的长期斗争,社会越发展,这两大阶级的公民权利在法律上就越接近于平等。然而,这种平等仅存于法律之上而已。在各个企业里,资产者是绝对的主人,而无产者则是奴隶,资产者剥削和压迫无产者。资产者阶级凭借着自己的经济实力,控制舆论工具,竞选国家公职,控制国家权力系统,不但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而且在政治上也占统治地位。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广大劳动群众,虽然在法律上有公民权利,但是没有经济力量经营舆论事业,没有力量竞选国家公职,因此在实际上被排斥在国家政权之外,处于被统治地位。上述情况决定,虽然国家权力机关或立法机关是由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公民选举出来的,但是这种机关不仅在事实上听命于控制着生产资料和舆论工具的资产者阶级,而且也主要由资产者阶级分子组成。因为国家机关听命于主权者并且只听命于主权者,所以国家机关服从谁,是判断谁是真正的主权者最可靠的指示计。以此观察,虽然无产者阶级是人民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并且在法律上同资产者阶级一起构成主权者,但是真正的主权并不在无产者阶级手里,无产者阶级只是法律主权者当中的虚名主权者部分,资产者阶级才是法律主权者当中的实际主权者部分。无产者阶级在名义上享有的主权实际上被资产者阶级盗窃去掩盖资产者阶级独占主权的事实了。资产者阶级让无产者阶级分享主权者的名义,可以缓和无产者阶级的不满和反抗情绪,有利于他们接受资产者阶级的统治,从而有利于巩固资产者阶级对无产者阶级的专政。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列宁指出,资产者阶级民主"是狭隘的、残缺不全的、虚伪的、骗人的民主,对富人是天堂,对被剥削者、对穷人是陷井和骗局。"(《列宁选集》第3卷第30页)由于广大劳动群众不掌握生产资料和舆论工具,很难影响国家机关的组成、运作并对其监督,所以这部分公民有很多人不愿意通过选举行使主权,不愿意自欺和欺人,不愿意假装去行使他们在法律上享有而实际上没有的权力。

根据以上论述,我们可以看出,在人民分裂为不同阶级的条件下,包括拥有公民权利的所有阶级在内的人民主权在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实际存在的只是阶级主权,即统治阶级主权。

然而,尽管资产者阶级学者所提出的人民主权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实质上仅仅是资产者阶级主权,作为一种抽象的理论,它仍然是合理的和进步的。因此,历史上代表无产者阶级利益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和空想共产主义者如马布利、巴贝夫、欧文、卡贝、德萨米、魏特林等人,全都主张实现人民主权,只不过他们要求把实际主权从资产者阶级普及到无产者阶级而已。科学共产主义学说的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把人民主权观点作为人类的优秀文化遗产吸收到了自己的学说之中。同时,马克思恩格斯又没有停留在资产者阶级的视野和水平之上,他们通过对资本主义经济过程的分析,揭露了在法律平等掩盖下的无产者阶级与资产者阶级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不平等的事实,指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民主只对资产者阶级是实在的,对无产者阶级则是虚伪的,提出了用无产者阶级民主代替资产者阶级民主的思想。(上文系对《论人民主权》等文章的整理和综合,非本站原创)

转发请附链接,支持公益网站:民力网http://www.minli.org
捍卫人民主权http://minli.org/z/201612/317.html
本文话题:人民主权 
在管理后台进行一步配置,就可以开始使用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