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力网_人民力量

当前位置: > 人民万岁 >

从陶晓侠经历看普通人大代表在现行体制中的角色、行为和效果

时间:2018-04-19 23:07来源:民力网 作者:南山整理 点击:

民力网罗列陶晓侠的经历,因为该典型案例揭示了重要问题——普通人大代表在现行体制中的角色、行为和效果。此文透露了很多关于现行人大代表的技术性细节,如选拔、考察、履职、回应、阻力等等。南山祛除原新闻报道里的大部分文学化、故事化叙事点缀,按时间顺序,重新整理这起市级人大代表的政治参与过程,供大家参考。

南山还很钦佩陶晓侠的坚韧,2002年接触,2006年去职,一直坚持到2018年水落石出,这种坚持和努力很可贵。当然,这种坚持有陶晓侠做煤矿和码头生意积累的物质资本做后盾,能够直面各种压力,成为不是专业社会行动者的高效社会行动者,离不开客观物质基础。那么,没有足够物质基础的人大代表,会屈服于怎样的压力,履职为何达不到这种境界呢,他们又需要怎样的条件和环境,才能主动学习人大代表榜样陶晓侠呢?

人民政治必然呼唤人民参与,人民参与中很可能少不了代表,无论体制化的正式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还是互联网时代舆论中自发产生的意见领袖,这些人民代表与广大人民政治参与密切相关,民力网未来会继续在“人民政治”栏目下,关注“人民代表”议题。

 

前安徽阜阳市人大代表陶晓侠介入的“阜阳五青年案”和“五周杀人案”分别在2015年、2018年得到平反。她认为,人大代表介入司法案件真正起到作用,在于“人大代表反映问题必须得回复”。

陶晓侠成为阜阳市人大代表的经历

2001 年,陶晓侠当选安徽阜阳市人大代表,当时已经小有名气。她初中学历,幼年家贫,养过蚕,卖过蝉蜕,后做起禽畜养殖,规模越来越大,陶代表家里也盖起了村中 第一座两层小楼。在陶坑村,陶代表的威望很高,村民发生矛盾纠纷常常找她调解。这样看,她被“挑选为”人大代表时,身份是乡村致富能手/乡村资本家 /“乡贤”。

当选市人大代表后,陶又自学法律,开始关心冤假错案。

河南省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对人大代表分量的认识要更早一点。这位前焦作车间工人以劳模身份当选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那是1993年的夏天,她在车间干活时,有个农民拿着案卷材料找到她求助,农民让她在材料上写“建议此案加紧执行”,并签上名字。

背景资料:姚秀荣,1952年出生于河南省内乡县。1973年成为焦作市起重机械厂的工人后,曾创下全年工作时间超过5598小时的纪录,连续获得全省劳模、全国五一 劳动奖章和全国劳模等荣誉称号。1993年开始当选为第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未能当选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她被河南省当地老百姓称为“平民包公”、 “平民青天”。

签完字的3个月后,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到车间找到姚秀荣,“姚代表,我来向您汇报工作。”姚秀荣才发现,“原来我还能为老百姓办点事。”之后,找姚秀荣反映问题的人越来越多。

陶和姚秀荣的经历颇为相似。在2000年底,太和县人大人选工委找到陶晓侠进行市人大代表候选人推荐的考察时,负责考察她的是太和县人大人选工委的耿万峰,在陶晓侠家中初次见面时,他详细地向陶晓侠解释了人大代表的性质和作用,“她当时一知半解”。

陶晓侠是当时太和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向县人大党组推荐的候选人,陶晓侠当年在村里做规模化养殖,吸收不少当地农民就业。考察时,耿万峰还走访了周边居民了解情况,“都反映陶晓侠爱打抱不平,人比较热心。”

当选后,陶收到了一本履职手册。上面印有“代表法”“组织法”等内容,手册还留有几页空白,要求人大代表填写在人大闭会期间的履职情况,提了哪些提案或建议、进行了哪些监督等。

阜阳市人大的工作人员告诉陶,这本手册要在第二年开会时上交,每年都会发一本。陶就是在学习履职手册后顿悟,“原来人大代表有这么大权利呀!还可以监督‘一府两院’!”

 

人大代表陶晓侠维权启蒙:为丈夫维权

2001年2月,陶晓侠刚开始市人大代表的任期,当月27日晚,阜阳市太和县公安医院发生了一起斗殴案件,警方迅速抓捕了15名犯罪嫌疑人。

随后,嫌疑人家属找到陶代表,称15人并未参与斗殴,且在派出所内遭遇刑讯逼供。陶代表走访了解后,发现该案确有蹊跷,便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向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反映案情。

没想到,这一次介入给她惹来了麻烦。信寄达的第二天,太和县警方便对她丈夫张合进行了抓捕,把张合办成了该案嫌疑人之一。张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当时在派出所内也遭遇了刑讯逼供。

市 人大代表的身份不仅不起作用,还把家人兜进去了。2001年7月,陶晓侠找到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姚秀荣常以人大代表身份对司法案件进行监督。姚秀荣一方 面联名了22位全国人大代表就此事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一方面来到安徽,带着陶晓侠去安徽省人大找了时任常委会主任孟富林反映案情。孟富林很欣赏姚秀荣, 两人去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反映问题期间,吃住都是省人大负责接待的。

一系列动作后,本已在阜阳市开过庭的张合案被指定移交到安庆市迎江区检察 院重新审查起诉,随后案件在迎江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开庭审理前,张合已被释放,迎江区检察院决定对张合不起诉。15名嫌疑人陆陆续续都被放出来了,仅剩1 名嫌疑人因非法持枪被起诉。“安庆迎江区的检察院和法院在当时都是全国先进,省里是有意指定到那审理的。”

张合在被释放后告诉陶代表,“里 面有人比咱更冤”。原来,张合在看守所中曾和“阜阳五青年案”的张虎在同一个“号子”关押,张合当年的代理律师余鸿飞也同时担任了张虎的辩护律师。张合被 不予起诉后,余鸿飞对陶晓侠人大代表的“能量”刮目相看,希望陶晓侠和姚秀荣能继续介入其代理的“阜阳五青年案”。

 

阜阳市人大代表陶晓侠开始为涡阳县“五周杀人案”伸冤翻案

2002年涡阳县“五周杀人案”原审被告人周家华的父亲周俊方找到陶代表申冤。深入了解案情后,陶晓侠决定帮周家华等人申诉。

陶 在任期内,连续三年把这两起案件带到阜阳市人代会上。按照惯例,在人民代表大会期间,“两院”的负责人都会“下团组”,参与到各个县区的分组讨论。“领导 的位置都是提前安排好的,会放上一个名牌,代表的位置是去了后随便坐。”陶每次开会,都刻意坐在时任阜阳市检察院检察长的对面,当场交流“五周杀人案”和 “阜阳五青年案”情况。

这样的场景在阜阳市人代会上连续发生了三年,不过此举并未奏效。陶说,每次“检察长都没有作回应”,她得出结论,“这样的大案在市一级是解决不了的,必须引起更高级别领导的关注。”

陶介入到“阜阳五青年案”时,该案还尚未终审宣判,陶代表已找到了来自河南的时任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一同介入此案。2002年9月,陶晓侠、姚秀荣以及3位安徽省人大代表受邀旁听了该案二审庭审。

庭审结束后,5人联名向时任安徽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写信反映旁听情况:“既然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应该按刑诉法规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宣告被告人无罪。”

但这封信并未能改变判决走向,终审维持原判,5名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分获无期徒刑、15年有期徒刑和10年有期徒刑。收到5位人大代表反映情况的时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也在二审宣判的5个月后就退休了。

不过,陶仍坚信这两起案子都是冤案。为了印证自己的看法,2003年,她辗转找到两起案件共同的一审审判长巫继成,巫继成私下告诉陶,两起案件在审判委员会讨论时都是认定无罪的,后因领导批示,才改变了判决。

领 导的批示起源于一起突发事件,巫继成曾亲眼目睹。就在“五周杀人案”审判委员会讨论后的第二天,要判定无罪的消息走漏,该案被害人父亲周继鼎在巫继成办公 室喝农药自杀,于是,“各级领导对此案高度专注,并批示要明确责任”。“阜阳五青年案”也因受到周继鼎自杀的影响,继而改变了判决走向,“那段时期的案子都没法轻判了”。

 

陶晓侠身为人大代表维权也遇到阻力

陶晓侠之前还只是管管小事,当选阜阳市人大代表后,她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帮别人申冤了,“履职热情是值得肯定的”。

人大代表有监督司法个案的权利,可以到司法机关和相关单位进行“持证视察”。

2005年,是陶当届任期内最后一次市人代会。陶在太和县的分组讨论上,依然提前坐在了时任阜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对面的位置。这时,一位领导把她叫到一边,“今年就别说了,搞得检察长以后都不太愿意来我们组开会了。”陶代表最终换了座位,没再提两起冤案。

太和县人大常委会的一位官员当时也“提醒”过陶,“你是太和县选出的人大代表,不适合跨区域监督,不是太和的事最好不要过问。”“她在会上的言辞过激,有些领导不太高兴。”

2006年,陶任期届满。换届选举下一届市人大代表时,陶晓侠虽继续成为候选人,但未在太和县人代会上获得足够票数。陶晓侠落选阜阳市人大代表的3年前,姚秀荣也未能在河南省人代会上连任全国人大代表。

背景资料:姚秀荣落选的原因,据报载上引用一位省人大代表的话是,姚秀荣当代表当的太狂了,一些代表对她看不惯,要合伙把她选掉。由此看来,姚秀荣落选的真正原因是由于她的“狂”,得罪了人,给一些部门和个人惹了麻烦,捅了“漏子”,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以至于要把她选掉。

 

不是人大代表后维权变困难,靠个人关系继续找在职人大代表协助伸冤

相继失去人大代表的身份后,她们才发现,这个身份对推动冤案有多重要。

陶晓侠感慨,“之前是代表的时候推动都这么难,更别说现在是普通公民了。”失去代表证后,陶晓侠想再踏入公检法机关的大门时频频受阻。姚秀荣的感受是,“人大代表递交给有关单位的材料是肯定会收到回复的,但是没继续当代表,人家就可以不搭理你。”

不被搭理成了陶晓侠和姚秀荣的常态。陶晓侠一边不断给相关部门寄送申诉材料,一边试图找各级人大代表取得帮助。

家中摆满了各个案子的申诉材料,陶晓侠多年奔走攒下的火车票和机票,塞满了一整个旅行背包。晚上坐在床上,陶晓侠还会研究怎么写申诉材料。

漫长的过程中,连蒙冤者家属和代理律师也都逐渐失去信心。陶晓侠回忆,有一次,她找两起冤案的代理律师要案卷材料,律师迟迟没有发给她。“当时你是人大代表时都没用,现在更不指望了。”最初找她介入“五周杀人案”的周俊方这么对她讲。

陶晓侠后来做起了煤矿和码头生意,最忙的时候,陶晓侠也一年寄出三次申诉材料,“我写那么多,领导总能看到一回吧。”残酷的是,那些寄出的信件无一得到回复。

很长一段时间内,陶晓侠见到人大代表都会“巴结、套近乎”。她慢慢地意识到,人大代表介入司法案件真正起到作用,在于“人大代表反映问题必须得回复”。

转机发生在2013年7月。太和县的种粮大户范恒进是安徽省人大代表,陶晓侠带着案件材料找到范恒进,范建议她去找太和县的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同是种粮大户的徐淙祥

徐淙祥起初也是拒绝的。陶晓侠为了能让这位身边的全国人大代表伸出援手,找来了姚秀荣劝他,“告诉他一个称职的全国人大代表应该怎么做”。农民出身的徐淙祥这时仍心有疑虑。

第二天,陶晓侠召集了“阜阳五青年案”已刑满释放的4位蒙冤者,一同到徐淙祥家。

2014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徐淙祥最终把材料转交给了同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安徽省检察院检察长薛江武。收到材料后,薛江武通过徐淙祥的手机和陶晓侠通了电话,“我们会重视此事”。

姚秀荣那边也有新的进展。中科院院士、高铁专家王梦恕是河南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姚秀荣找到他后,王梦恕在“阜阳五青年案”的申诉材料上签了名,陶晓侠和姚秀荣一道将这份材料递交给了安徽省高院。

没过多久,安徽省高院就宣布对“阜阳五青年案”进行再审。2014年9月,该案公开开庭审理,2015年7月,该案开庭宣判,张云、张虎等5人平冤昭雪。陶晓侠透露,在该案再审庭审及开庭宣判时,安徽省高院都邀请徐淙祥出席旁听,“说明徐淙祥转交的材料起到了作用”。

在 “阜阳五青年案”启动再审时,媒体在调查该案的同时发现了“五周杀人案”的线索,随即对案情进行了曝光。报道当天,安徽省高院即宣布启动复查。2018年 4月,安徽省高级法院对涡阳县“五周杀人案”再审宣判,周继坤、周家华、周在春、周正国、周在化5名被告人均改判无罪。(整理自新闻《“原来人大代表有这么大 权利呀!”陶代表申冤记》)

转发请附链接,支持公益网站:民力网http://www.minli.org
从陶晓侠经历看普通人大代表在现行体制中的角色、行为和效果http://minli.org/z/201804/325.html
本文话题:人大代表 
在管理后台进行一步配置,就可以开始使用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