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力网

曾昭起主导山东冠县惨绝人寰的百日无孩运动大屠杀

时间:2018-08-18 23:32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

1991年,山东冠县、莘县等地开展“百日无孩”运动,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下令全县在5月1日至8月10日之间要无小孩出生。因91年是羊年,当地人谓之“杀羊羔”。计划生育是国策,国民必须遵守。但“百日无孩”运动严重违反国策,骇人听闻!

这个披着人皮的豺狼,为升官制造了这起寰宇残案,当时冠县杀了有说二万三,有说二万七的婴儿。

 当时街上挂满了标语条幅,上面无一例外地写着“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等等不一而足

更骇人听闻的是,这位禽兽始作俑者曾昭起后来居然还步步高升,以“能员”迁聊城行署副专员,累迁至山东省国资委主任,这是何等黑暗的天地:

  • 1989.12-1992.06冠县县委书记;
  • 1992.06-1992.12聊城地委副书记;
  • 1992.12-1995.08菏泽地委副书记、行署副专员;
  • 1995.08-2001.04山东省二轻总会会长、党组书记;
  • 2001.04-2002.03山东省经贸委副主任、党组成员,省二轻总会会长、省轻工业集体企业联社理事会主任(正厅级)、党组书记;
  • 2002.03-2004.06山东省委企业工委常务副书记(正厅级);
  • 2004.06-2007.02,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
  • 2007.02-,山东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 卸任后担任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曾昭起主导山东冠县惨绝人寰的百日无孩运动——学生的回忆

第一次在网络醒目的位置看到老家冠县的帖子,是因为计划生育问题而关闭网吧引起的。十一的时候去冠县探亲,变得几乎认不出了。变化真大啊。冠县现在计划生育政策很严格,这应该是地方政府为国家做的一件“好事”。但回忆起十多年前的事,应该是很右的行动,当时好像被称作“无孩年”,那时我在外地上学,没有亲眼目睹那个过程,但假期回家后,几乎所有的亲朋都提到了这件事,就是不管你怀孕几个月,只要还没生出来,一律引产,政策之严厉,在冠县历史恐怕是空前的。

听家里人说,我们村里的几个怀孕的妇女都到冠县医院大街上搭窝棚,家里人还形容了一位孕期较长的妇女啊啊大哭的情景。据说辛集乡的一个大学生不满当时现状,说了些抨击的话,被绑在电线杆上示众(这个事是在辛集乡的亲戚家听说的)。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但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一个事实是,我老婆的家在一个镇上,她的嫂子因为当时快要生产而出逃,躲到了聊城辖区的一个亲戚家,一家人全躲出去了,她的大爷被抓了起来游街,有点株连九族的意思。【想想当年的搜口粮,你就明白为什么在基层总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大悲剧、大悲惨!】

这个运动已经成了历史,“大跃进”似的计划生育工作形成了一些制度,比如一个家庭生个男孩就不能再生,头胎是女孩的可以再生二胎,但生二胎后,不管是男女,都不能再生。

当时的社会环境也许是采取极端措施的原因,但这么多年后,还是运用极端的方法。

周一在冠县来的大巴上还跟人再说这个事情,那年是羊年,冠县民间都称那个运动为“杀羊”,恐怕40岁以上的冠县人,没有不知道的!

那个运动正确的名字是“百日无孩日” 很丧尽天良的一个运动,我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听我一位政治老师讲起来的,很恐怖的。。。

1991年,那年是羊年啊,我才上小学,当时是见过很多很多的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个个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一个牌子,至于写的是什么,当年太小,没有注意看。不过广播不停的在车上播放着很严厉的政策,计划生育政策。

“百日无孩日”那三个月,但凡是怀孕的妇女,不管你是计划内、计划外、第一胎、第几胎,哪怕是久病不孕而怀孕的妇女,都会被住起来强制流产,据说有的人(怀的是第一胎),再被计生队抓起来去引产的路上,生在了车里,小孩就被活活掐死......

据说冠县冠宜春路上搭满了窝棚,住的全部是被抓起来流产、引产的人,本县医院是在做不完这些手术,被送到周边县市医院的也不在少数,据说很多孩子引产下来还是活的,就活活被掐死……冠县当时挖了大坑埋这些可怜的孩子,那些无辜的小生命,还未享受一天的人间快乐,就被丢弃在了阴森森的坑里……

很惨绝人寰,很多人都是第一胎,最后被弄得再也怀不上孩子不在少数 。

那一年是羊年啊,那一年冠县的孩子很少很少,你去冠县找1991年出生的孩子,相对于其他年份来说,太少了!

听老人讲,那个运动时,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当时那位县委书记叫曾昭起,可是升官了,踩着无数婴孩的孤魂,平步青云了……

曾昭起主导山东冠县惨绝人寰的百日无孩运动——乡干部的回忆

街上挂满了标语条幅,上面无一例外地写着“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d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等等不一而足。

县城的大街上搭满了帐篷,每一个帐篷里无一例外地住着准备引产的孕妇。那时节不论什么情况全县不允许一个农业户口的孩子出生,即便是个别通知传达晚了,孩子生出了,也没有几个能够存活的。县医院西面堆放垃圾的地方有两口废弃的几十米深水井,因为孩子的尸体被天天扔到里面去而填满了。

故事还得从那年4月26日的一次全县县委扩大会议说起,那是我刚当上乡D委书记的第三天。这天下午临下班时通讯员小赵对我说:“张书记,县委通知,明天上午县委招待所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乡镇副书记以上的都要参加。”县委扩大会议,可达到实职副科级,我从政以来第一次听说。不会是新书记带来的新气象吧。在我到乡报到的同一天,原县委书记因为计划生育工作不力,被调离工作岗位,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儿吧!

会上,有关领导通报了全省和全市以及全县的计划生育形势。一句话,我们县已被省列为重点管理县,计划生育全省倒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如果不能改变现状,就下台。县委书记曾昭起嘶力竭地说:“我已经给市委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一年之内计划生育不能由倒第一变成正第一,我情愿接受D纪政纪处理,毫无怨言。要想扭转我们县的被动局面,如果还和以前一样,那结果也只能和以前一样仍然是一个倒第一。我们要痛下决心,用非常之法,下非常之力,干非常之事,立非常之功。也就是说,不管你这个镇,你这个乡采取什么措施都要将人口出生率降下来。今天这个会议是一个誓师动员大会,给大家五分钟时间考虑,看看能不能完成任务。能完成任务的要积极发挥作用,感觉力不从心不能按期完成任务的,立即让贤,要让能够完成任务的同志干。”

书记讲完话,整个会场鸦雀无声,随即便台下嗡嗡地开起了小会儿,在主席台上也听不清谁究竟说了些什么?

五分钟过后,全县22个乡镇D委书记挨个表态,看看是否能够按时完成任务。县委书记曾昭起点名,由大到小,由前向后开始表态。也不知道事先没有思想准备还是怎么回事儿,前两个被列为副县级人选的书记表态了,不能按时完成任务。理由就是群众意识差,干部作风散,宣传不到位,后顾之忧无法解决等等。县委书记听完他们两个人的表态当时笑着说:“看你们两是实在人,尽说实在话。很好很好!”随即脸向旁边一扭厉声道:“来人!”话音一落,四个武警应声而上,两个老乡镇书记的身边一边一个。“铐起来,押下台去!”全场的人都傻了!被铐起来押下去的两个书记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儿,就糊里糊涂地被送到了看守所。

“有些人就是这样,仗着自己是地头蛇,坐地虎,敢于公开同县委叫板。先将两人关押半月,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违纪行为!”

稍一停顿,书记缓和了一下语气继续说:“有人说我武断,说我搞一言堂,说我搞d裁。我不搞行吗?我们的工作任务怎么完成。我是军人出身,我就知道一句话‘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国家那这么多钱养我们这些人干什么?就是要我们这些人为国家排忧解难,为国分忧。计划生育是什么,是国策。什么是国策?就是我们国家的根本政策。这个政策的执行我们冠县这些年来是极为不利的,不然我们也不用在这里开这个会了。作为一名D员,一名国家干部遇到问题不是积极想办法克服困难解决问题,而是躲着困难走,那要这样的干部有啥用?”

本想着有县委给撑腰,开展这项工作应该不成多大问题,可大大出乎意料。我也是先搞动员,发动D员干部,只有他们全心配合我的工作才好进行。可是当我也像县委书记那样问谁干不了谁说话后,有一半的人当时就表态说干不了要求我将他们撤了。提前我也给派出所打过招呼的,可是我说要将两个领头的押下去,他们竟然嘻嘻哈哈,磨磨蹭蹭。让我威信扫地,气得我当时就说了散会,各自回家好好想想怎么办。

会后我叫派出所长到我办公室,问他为啥给我下不来台。这次派出所长是气喘吁吁一溜小跑跑过来的,还没有等我开口,他就给我解释开了:“乡镇的工作比不上县里。大家都是本乡本土的,不能将关系搞得太僵,再说你一句话随便抓人是犯法的,我们执法人员总不能知法犯法啊!你应该抓住重点人物,有他们给你拾台,你工作就好干多了。”这家伙给我上起课来一套一套的,明显是欺负我这个新书记。在乡里如果连一个派出所都不能摆平,那以后的工作可就难了。

要说还是我们县委书记能够体谅下属,知道我是个新手,还没有等我给他回报动员会的情况,他就对我乡的情况了如指掌。第二天就亲自到乡里给我重新调整了乡的领导班子,那个自以为是的派出所长被调整到其他乡当一般干警,活该!谁让他给我难堪!

全乡轰轰烈烈的彻底整治生育行动开始了。乡里我负总责,每个村都是村支书负总责。年龄偏大的支书一概下台,该由他推荐的人选接任。我们乡采取的策略是正人先正己,先从自家开始,从自己的身边人开始,从自己的亲戚开始,凡是怀孕的不论啥情况一律打胎流产,以前颁发的准生证一律作废。

革命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要想有政权,要想稳定政权必须要有枪杆子。和平时期对于我们每一个基层干部来说道理是一样的,要有自己的枪杆子,要将枪杆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军队是d的,我们想管也管不上,可是民兵和派出所在我们的辖区之内应该能够管得住的。要想干点儿事儿,要想干成事儿,就必须让他们听话,如果没有武力作为后盾,你这个书记就不称职,你是干不成事儿的。

我按照曾书记要求对所有派出所计生干部、乡干部村班子成员来了一个大筛选,凡是有可能影响我们工作进度的一概调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我们乡不拖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后腿,确保乡在县委要求的从5月1日到8月10这百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

在开会的时候,我当着全乡D员干部的面照本宣科地说:“为了完成县委给我们下达的计划生育任务,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刚读完会场就炸了,有几个人当场就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礼貌的干部,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县委就是这样要求的,你叫我怎么办啊?还是秘书反应快,当时就替我回答:“生出来就掐死!”一句话全场哑然,谁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我当过兵,在部队就是一名政工干部,乡秘书的经历和我一样,因此,凡事都是我们两个先商量好,然后再在班子会上说。还是说我的“枪杆子”吧。我创造性地应用了那个著名的“白猫黑猫论”凡是能够完成计划生育任务的就是好同志,这样的人就应该提拔到重要岗位上充分发挥作用。也不管他的出身,不管他啥经历,不管是否有偷鸡摸狗的行为,只要是人才,我就给他位置。可是就这也不行,因为都是本乡本土的,这一个村子的人不是本家就是亲戚,照顾人情的情况时有发生,搞的我很被动。

要说还是我们曾书记伟大,他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他很少动用我乡武装力量,而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哈哈!目的达到了,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徇私啊!

对于为我卖力的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我自然给他们减轻后顾之忧。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其他乡的执法队都没有服装,我让他们都一律穿上了警服,远远一看威风凛凛。待遇上自然也错不了,每人每天10元工资。别小看这10元,1991年的10元能顶现在的100元用。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比干啥不强啊!在政治待遇上,我积极争取指标,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D,优先提拔为乡干部。几条措施下去,哈哈没有一个不给我玩命干的。

措施到位后,我的工作可就轻松多了,再也不用向有些乡镇书记一样冲在第一线直接面对群众了。有啥事儿,我只需动动嘴,别人就忙上个半月。一阵子下来,不但我工作完成的好,因为不直接面对群众得罪人最少,成为全县少有的好干部。那时节经常有同僚向我取经,说我有办法,其实我哪儿有啥办法呀!还不就是沾了书

转发请附链接,支持公益网站:民力网http://www.minli.org
曾昭起主导山东冠县惨绝人寰的百日无孩运动大屠杀http://minli.org/z/201808/366.html
本文话题:
在管理后台进行一步配置,就可以开始使用多说了